栗子

东哥说 “我很少在演戏之外动情了”
所以,戏里是真情的,对吧?

又翻了伪装者里的花絮合集
图片这段一闪而过
第一次见到
觉得新鲜
只能截图成这样
模糊的画质
但还是看得到真情
那时你们多快乐
这种快乐是属于角色
还是属于扮演角色的演员?
也许 谁也分不清了吧

东去的浪漫还是长歌?

这歌词一句带出俩人名
从凯凯口中唱出
脑补狗血剧情一万集
.........

她说,永远无安逸


她说,随时一脚踏在会单身的路上

她说,忽略我,永远无安逸

她说,单身只会有盼头,不会更坏

她说,一半火焰一半海水

她说,就算我说的都对又能怎么样

她说,大家都一样,没什么好办法可以免受其害

她说,就像我饿可是我吃不下,但不吃的话我饿,死循环


其实,我一直都想靠近她

只是,她跟我一样外表坚硬的无懈可击

还好,她已在享受爱情的患得患失

不过,我还是在犹豫,为了谁跳入这火坑才能不会后悔

第一瓶KKW到手😄

最新一期战斗吧,不止一次现“日”“月”“明”这个梗,是粉丝太懂还是某人做的太过明显?蜜汁微笑

在帝都2

晨起开电视机,惊喜看到中央1台播放伪装者。小粉丝心情再次荡漾,画面太美,随手一拍即是大片。爱楼诚,爱大姐。

年初闪婚的姐们儿在办离婚,明明前两天还在憧憬着办婚礼,怎么突然状态急转直下飙出一句“我最近在办离婚,状态不好”。
震动真真极大,以前以为不会发生的竟然就在身边……

安静

加班至夜半,刷开Tag全是撕逼,我默默的向下翻,想找几篇文看看抚慰下被某评估伤透的心,却终于看到了被掩盖的恶心图。我从未理会过圈子里的撕逼,但是这次真要感谢把恶心图刷下去的撕逼文,你们才是天使。天知道如果一打开就是这样的图我会不会疯掉。
我爱这两只,更偏王凯一些。谁更爱谁多一点只能代表自己的想法,而跟shei更优秀谁更红没多大关系。我爱他时,他便是天。他是你独一无二的天,何苦要比的你上我下,我优你劣呢?女人不断摆弄手中的钻石说 我的钻石最大最亮,然后呢?说明你也最美最高尚?这没有意义。
我爱这两只,更爱两人一起。萌楼诚从一个眼神开始,去年十月入圈,安安静静做了9个月窥屏大龄女。爱两人的默契,❤️两人的家国大义,爱阿诚偶尔溢出的调皮,😘大哥无防备的依赖。这是我理想的爱情,也是我尊敬的方式。
爱是不打扰,我们爱他,爱他们,也只是💗我们看到的那个而已,屏幕上的,文字里的抑或机场的匆匆一瞥,仅此而已。深沉的爱,继续爱他们吧,小妖精们!爱是平等,爱是宽容,爱是理解,这是楼诚的,也是我们对楼诚的。

在帝都1

白嫖好多太太数月,今日祭出首篇文。
作者拖延症晚期,懒癌患者,开这个头只因为被人忽悠到帝都现却独守空房。
不知道有没有后文,也没什么故事情节,不要期待。

13号线在春日帝都的阳光下一闪而过,只留下几声轰鸣。
帝都跟记忆中的样子没太大变化,校园的建筑却在缺席的几年间翻了一番。
依旧的红墙,一样的名字,熟悉而陌生。
小轿车的角度看上去确实比自行车美,但却再容不进这画里。
隔离墩将我们挡在宿舍区和教学楼之外,也划分了主客的身份。
口口声声魂牵梦绕的母校已然成为口中的T大,艰难的开口缺不知如何自处。

丙申年正月,27周岁的摩卡终于回到她得母校完整逛了一次,终于又跟从本科就纠葛不清的兔子滚了一次床单
校园比记忆中挤了,兔子的肚子比印象大了,耐力也比以前差了
事后味同嚼蜡的泰国餐厅只有面包蟹被夹断的咔嚓声和刻意被忽略的尴尬
饭后摩卡耍赖让兔子把她送到房间,房间整洁的仿佛2小时之前什么都没发生
摩卡坐在床沿上抱抱兔子的腰,拍拍兔子的肚子,说你真得该减肥了
兔子笑着推开,什么都没说,看得出来不想再纠缠
这样关系已经持续了4年多,两个人很有默契脱了衣服上床,穿了衣服装好同学
许久不联系也不想念,偶尔兔子会到摩卡的城市出差,开个钟点房摩卡半推半就滚床单,然后兔子就会滚蛋,仿佛他一直在路上不曾停过那样
俩人的关系不咸不淡不前不后,这期间摩卡处了两个男朋友,然后分了两次手,然后分手后一周内兔子都感到了摩卡的城市跟摩卡滚床单,然后滚蛋

摩卡和兔子都是一样混蛋的水瓶座,
但又混蛋的不一样
女水瓶优柔寡断敏感却迟钝
男水瓶理智实际滥情又深情
女水瓶骄傲又自卑
男水瓶自卑而骄傲
女水瓶懂事却任性
男水瓶冷漠而热情

摩卡和兔子其实都很优秀,至少在别人眼里
一样的天之骄子,工作体面,长相周正,单身贵族
其实男女水瓶一样的空虚而寂寞,坚强也懦弱
过着别人眼中艳羡得日子,吞咽不能言说的苦闷

在帝都,两个人相遇,应该互相爱慕过,在读书的时候吧
在帝都,两个人重逢,应该是种什么样的情愫?有种玉石俱焚的壮烈
拥抱比转身更寂寞,陪伴比相忘更煎熬
帝都啊,多少人的梦,只能是梦吧,摩卡想。

处女帖

胃口是一点一点喂大的,两个月前还还在为追不完的文苦恼,如今却苦叹无文可追。邪恶小人开始望外跳,想在每位太太的文章下催更,但是一想到拖延癌晚期患者的自己,还是决定不折磨别人了,折磨折磨自己吧。毕竟我也是梦中的故事都有起承转合百转千回,虽然文笔一般,懒的无边。我想,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时有点难度,但勉强喂饱自己还是有信心的。